每天就知道玩命训练知道什么是生活不?要惬意

 当艾克马听到苏锐所说的话时,立刻沉浸在无边的震惊中,甚至一度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!
 
    阿波罗?
 
    能够自称为阿波罗的,整个西方黑暗世界也只有那光芒万丈的太阳神大人一人而已!
 
    这怎么可能!
 
    不,也许,也许真的有这个可能!
 
    这个男人对西方的黑暗世界如此了解,身上总是流露出一股强大无边让人压抑窒息的气场,再配上那高绝的身手,艾克马实在是想不到,除了那十二天神之外,还有谁能够做到这般!
 
    挥手之间灭掉黑血佣兵团,恐怕也只有十二天神才有这个实力吧!
 
    想到这一点,艾克马全身简直犹如筛糠一般的颤抖着!
 
    没想到,没想到,十二天神中的太阳神阿波罗竟然会出现在这里!
 
    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,那么给艾克马一万个胆子,他也不会敢到这里来!
 
    这完完全全就是送死的行为!
 
    艾克马终于反应了过来,他顾不得膝盖上的透明窟窿还在往外面涌着血水,顾不得手掌的血洞钻心的疼痛,跪下来撑着地,头紧紧贴服在地面上,声音发颤的喊道:
 
    “请大人饶命!请大人饶命!”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目光发寒:“你难道没有听清楚,我刚才说的话吗?”
 
    艾克马没有理解苏锐的意思,战战兢兢的说道:“您……您指的是哪一句?”
 
    “我刚刚才说过,黑血佣兵团已经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必要了。”苏锐的反问让艾克马浑身陡然开始了不受控制的战栗:“你难道不是黑血佣兵团的人吗?”
 
    苏锐的这句话,几乎宣告了艾克马的死刑!
 
    艾克马趴在地上,头也不敢抬,浑身都在颤抖着,此时此刻他终于清晰的感觉到了人之将死是种多么恐惧的心情!
 
    “黑血佣兵团作恶多端,而你作为其中的主力高手,肯定也少不了做些没有人性的事情,我认为我是不会错杀的。”苏锐淡淡说道。
 
    这个黑血佣兵团行事一向残忍,为了完成任务,丝毫不在意进行惨无人道的杀戮,血案累累。
 
    苏锐善于打破规则,也在隐隐的制定规则,他有自己的行事准则,对于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情,他一贯是深恶痛绝。
 
    也正因为这个性格,他成为了西方黑暗世界的一个异类,也隐隐的给这个充满了黑暗的世界带来一丝光明。
 
    还是那句话——破除黑暗,我就是太阳。
 
    艾克马终于想到了传言中的太阳神是怎样的一个人,在听到苏锐的话之后,他真正认识到,自己确实是活不成了。
 
    十分钟后,苏锐走出这个杂物间,留下了两具尸体。
 
    至于处理尸体的事情,就交给林福章好了,这种小事应该是用不着他操心的。
 
    苏锐离开这里,并没有立刻前往林傲雪的办公室,而是从楼梯直上天台,似乎是想要让天台的风吹散自己身上的血腥气息。
 
    迎着暮春的和风,苏锐微微的眯了眯眼睛,星芒在他的眼中一点一点的凝聚。
 
    他拿出手机,拨了一个国际长途的号码。
 
    只是,在号码还未接通的时候,他就对着电话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我的电话你们在听着,但是我奉劝你们,接下来我的这个电话,你们就不要监听了,否则的话,后果自负。”
 
    苏锐淡淡说道,语言之中带着浓浓的冷漠意味,似乎根本不含有任何的感情!
 
    而此时,在距离必康主楼天台的几百公里之外,一个光线暗淡的房间中。
 
    房间看起来有几百个平方,里面到处是各种各样的仪器和电线,各种指示灯频繁闪烁,许多身穿制服的人在工作台前不断操作着,而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戴着耳机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有一个人面色鄙夷的放下耳机,对着坐在大办公桌后面的中年男人说道:“头儿,我们该怎么办?”
 
    中年男人也同样放下耳机,苦笑了一下:“这是他的威胁,**裸的威胁。”
 
    “他怎么会敢威胁我们?他难道不知道这种威胁完全起不到任何的效果吗?”工作人员满脸不屑:“居然对我们说后果自负,这样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!”
 
    “不知天高地厚的是你。”中年男人凝重的说道。
 
    这样的说法很显然已经超出了工作人员的预料,他没想到自己的老大竟然会这样讲!
 
    “你不了解他,不知道他发起疯来能做出怎样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中年男人道:“就按他说的办,这个电话,我们不再监听了。”
 
    工作人员的脸上写满震惊,在他的印象中,自己的老大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连直属领导都敢顶撞的超级猛男,为什么这个时候竟然会向一个被监听对象妥协?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!
 
    “头儿,这恐怕不合适吧,违反规定啊……”
 
    中年男人登时就怒了,一拍桌子:“我说的话你不听,难道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?”
 
    “是,是是。”
 
    工作人员闻言,立即切断通话。
 
    而此时,苏锐的国际长途也恰好接通了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在与华夏宁海隔着一整片大洋的一片群山中,有一个通体由金属打造的基地。
 
    这个基地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山腹内部,似乎已经把整座山从里面掏空了,几乎把这座山变成了金属堡垒。
 
    真不知道是什么人可以完成这么浩大的工程,真是让人叹为观止。
 
    在基地最底层的训练场,有许多人正在进行着各种各样的训练,其中一个穿着白色紧身背心的青年正带着耳机,端着一把突击步枪,进行着移动靶射击。
 
    他浑身的肌肉线条非常流畅,端着枪的姿势极具美感,枪口指哪打哪,百发百中,弹弹十环!
 
    这种错乱型的移动靶非常有难度,靶子的移动速度极快,非常考验射击者的瞬间反应速度和出枪速度,极少有人能够一枪不落全部击中!
 
    而这个青年人,显然是个用枪的天才!
 
    连续五分钟的超高强度射击,一个靶子都没有落空!
 
    轻轻的触摸了一下发烫的枪管,白背心男子擦了擦汗,然后戴上了一副黑框眼镜。
 
    是个面容很清秀的小伙子,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样子,眉宇之间透着一股英气。
 
    他扔下毛巾,看了一眼坐在旁边椅子上呼呼大睡的同伴,摇了摇头:“总是这么睡觉,早晚有一天得睡死过去,在靶场都能睡着,真服了你了。”
 
    那个同伴继续呼呼大睡,甚至还迷迷糊糊的拿起一条毛巾盖住脸。
 
    白背心青年见此,不禁有些无奈。
 
    这个时候,从毛巾下面传过来一句懒洋洋的话:“黄梓曜,你懂个屁,每天就知道玩命训练,知道什么是生活不?要惬意,惬意懂吗?睡最舒服的觉,对我来说就是生活的全部意义。”
 
    被称为黄梓曜的年轻男人摇了摇头:“你的天赋不可能保持一辈子,早晚有一天会出现用尽的时候,等某一天不注意被人给打死了,我看你怎么享受生活。”
 
    “黄梓曜,打你的枪去,管我做什么?你这就是纯粹的羡慕嫉妒恨,句句咒我死啊,可我不跟你一般见识,趁着老大不在,舒舒服服的多睡几次安稳觉。你跟老大真是太像了,对自己那么狠干什么?毛病么不是?我看你们可都是有自虐狂的倾向啊。”
 
    黄梓名字中都带有梓。
 
    “双子星”的称号由此而来。
 
    这就是西方黑暗世界太阳神大人座下辉煌闪耀的的双子星!
 
    众所周知,太阳神之下的十二神卫战力强绝,地位崇高,每个人都可以独当一面,可是,在十二神卫之上,还有一对更加强大的双子星,平时绝少出手,但是名声却从来不弱于任何人。甚至,只要亮出双子星的名号,就可以让一些猛人立刻臣服!
 
    “你的人生真的是太无趣了,你说你长得也比较帅,身材也那么好,如果不谈一场恋爱,别人都会以为你是gay。”邵梓航一脸的恨铁不成钢。
 
    “我是不是gay,不需要你来操心。”
 
    黄梓曜一边说着,一边把俯卧撑改成了单手,但速度却不见有丝毫的减慢。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他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