锐说道试想他们每天都是戴着大口罩穿着无尘服

 给林傲雪戴上了口罩之后,苏锐对她伸出了一只手:
 
    “来吧,跟我一起,去看看你现在和未来的敌人们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有把手放在苏锐的手上,这个动作对于她而言着实有些太艰难了。
 
    “跟我来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倒也没有再在这个关头继续为难林傲雪,他不由分说的直接拉住了林傲雪的手腕,把她牵进了房间中。
 
    林大小姐只能跟在身后,这是她第一次被男人牵手腕,感觉怪怪的。
 
    一打开门,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便迎面扑来!让林傲雪不禁有了窒息之感!
 
    幸亏苏锐已经提前给她戴上了口罩,否则这位林家大小姐肯定已经吐个昏天黑地了!
 
    饶是如此,她也是眉头紧皱,面色苍白!
 
    “张伟平这个笨蛋,也不知道开窗户。”
 
    苏锐走上前去,把唯一的一扇窗户给打开,清风涌进来,让屋子里的血腥气息被吹的淡了一些。
 
    那个极其擅长隐匿刺杀的艾克马,满身是血,依旧处于深度昏迷之中。
 
    而格瑞特平躺在地上,脸色铁青,身体已然变得完全冰冷。
 
    看到这个景象,林傲雪的眉毛挑了挑,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脖子上的伤痕。
 
    就是这个脸色铁青的家伙,差点让自己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离开。
 
    像是看穿了林傲雪的想法,苏锐说道:“利益的力量是无穷的,它可以让任何人都变得丧心病狂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苏锐的眼光中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意味,继续说道:“他们为了巨大的利益,可以轻易杀人,可以轻易杀很多人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语速很慢,从其中并不能听出任何责备的意思,但是林傲雪却第一次有了自责的想法。
 
    或许,自己根本不该那么高调的把三矬氨仑的论文刊登在《自然》科学杂志上,闷声发大财就好了,为什么要那么张扬?非要把全世界的目光都吸引过来?
 
    “这不怪你。”苏锐真的像拥有读心术一般,似乎完全能够看透林傲雪心中的想法:“你并不知道三矬氨仑的背后有如此大的风险,换做我是你,站在你的角度,我也会这样做。你记不记得,在你宣布三矬氨仑新的合成方法之后,必康的股票出现了连续五个涨停。”
 
    “这就证明你是对的。”苏锐的眼光明亮:“换做任何一个人,处于你的位置,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,千万不要再自责了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点点头,眼中有着一抹柔和。
 
    “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,你站在一边看着就好,如果有些环节你觉得实在看不下去,那就闭上眼睛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林傲雪这个时候却很听话。
 
    苏锐没有去管艾克马,而是蹲在了格瑞特的面前。
 
    谁说死人就不能说话?
 
    他从身上掏出一把折叠的小刀,然后把格瑞特的外衣割开,很快,他整个人便毫无阻碍的呈现在苏锐的面前。
 
    皮肤已经铁青,胸膛凹陷下一大块,很显然,在苏锐的那六记暴怒的重拳之下,他的胸骨不知道断了多少处。
 
    林傲雪的眉头皱了皱,还是没有转移开眼神。
 
    苏锐低下头,一寸一寸的仔细查看他的皮肤,看他那认真的样子,林傲雪的眸光微动。
 
    正面看完,苏锐又把格瑞特的身体给反过来,仔细的看了看他的后背,似乎除了一些伤疤之外,并不能看出来什么东西。
 
    没有疑点,或许就是最大的疑点。
 
    苏锐转头看向林傲雪,说道:“你说过,这两个人是你在半年前亲自招进来的?”
 
    林傲雪点了点头:“其实也不能算是招进来,毕竟之前我通过猎头已经对他们发出了邀请,这两人都在国内实力很强的两个大学担任副教授的职务,科研能力很强,否则我也不会让他们进入必康的核心研究室。”
 
    “而且在进入公司之前,我和他们很仔细的聊过,在学术方面,他们的造诣很深。”
 
    “他们平时的性格怎么样?与人相处方面呢?”
 
    林傲雪扫了一眼满是血污的格瑞特,还好这里的空间不小,否则的话还真是让人感觉到恶心和惊悚。
 
    “他们和别人相处的都还算可以,毕竟这些科研人员都把心思放在搞研究上面,人际关系比较淡,但总体说来这半年以来并没有和别人发生过矛盾,应该说性格还算比较和善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说的没错,在整个必康集团,科研中心是最和谐的部门,人人扑在研究上,课题组把大方向一定下来,大伙一分工,忙好手头的事情,就不会有什么矛盾了,这一点和其他部门很不一样,也不存在责任推诿的问题。
 
    “可是,我感觉他们今天的表现,完全不符合你所说的和善二字。”苏锐眉头皱着:“这确实太反常了,如果真的要伪装,伪装半年也挺辛苦的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不禁想起来自己被格瑞特扼住脖子的情景,对方眼中的狰狞可怖到现在她还记忆犹新,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,在这一点上,她很赞同苏锐的话。
 
    “的的确确,要用半年时间来隐藏起自己的本性来,确实太辛苦了。”
 
    “我再向你确认一遍,他们的入职确定是半年以前?中间有没有别的人员进来?”
 
    林傲雪回忆了一下:“确实是半年以前,而且这半年以内科研中心没有任何的人员变动,他们是必康人事最稳定的部门,想要进来的门槛很高,离职率非常低。”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,继续问道:“也就是说,在他们进入必康的五个月之后,三矬氨仑的新合成法才研制成功?”
 
    “确实是这样。”
 
    “他们不可能有这种预见性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说的没错。”林傲雪接过话继续分析:“三矬氨仑的新合成方法只是一个巧合,是我们在一个试验方向完全失败的情况下偶然得到的惊喜,当时没有人想到这种失败的化学反应竟然能够生成三矬氨仑,他们自然不可能在五个月前就料到这一切,从而事先潜伏在必康里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,这样也太天方夜谭了。”
 
    “只有一种可能。”林傲雪沉吟道:“他们两个被别人给收买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再想想,这其中有没有不对?”苏锐的眼眸微眯:“仔细的回想一下,事件发生的整个过程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眉头微皱,逼着自己把前面的过程又回想了一遍,包括被扼住脖子的情形。
 
    “眼神。”林傲雪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我感觉到他的眼神很凶狠,难道说是收买他的人掌握了他的把柄,把他们给逼急了?”
 
    “逼急了也不可能有这种身手。”苏锐不禁想起来艾克马那超强的刺杀能力,那一把仿若从黑暗中刺出来的匕首,真的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
 
    这种实力,就算是放眼整个西方黑暗世界,也是能够算得上是高手了。
 
    “人不对。”苏锐一拍巴掌,说道。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142章 别在我面前吹牛
 
    “人不对?”
 
    林傲雪一时没搞明白苏锐的想法。
 
    “是的,我们从一开始的方向就错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看了她一眼,则是说出了自己的另外一个判断。
 
    “在我看来,他们并没有被别人收买。”
 
    “你说的是什么意思?”林傲雪不解。
 
    “这两个人并不是你亲自招进来的那两个科研人员了,只是脸比较相似而已。”苏锐说道:“试想,他们每天都是戴着大口罩穿着无尘服,有人甚至还戴着护目镜,一般人也不会在意他们的面容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点点头
 
    苏锐眼中的寒芒在一点一点的凝聚,他走到格瑞特的身边,手指在他的脸颊周围使劲的搓弄了几下,拽住下巴的皮肤,用力一撕!
 
    林傲雪不禁倒吸一口冷气!
 
    因为苏锐把死者的整张脸都给撕下来了!
 
    这场景实在是太过惊悚,林傲雪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!身体也轻轻的颤了一下。
 
    饶是她的心志比同龄人要坚韧许多,此时也觉得心脏发颤!
 
    苏锐手里拎着的确实是一张脸,更确切的说,这是一张由人的脸皮做成的面具。
 
    很精致的做工,如果不是刚才想到了这一点,苏锐真的可能被这个人皮面具骗过去。
 
    这张人皮面具,来源就应该是之前的那个科研人员。
 
    苏锐沉声说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之前你亲自招进来的那两个研究人员已经死了很久了。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