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也非常愉快浑身上下更加充满了动力

- 编辑:admin -

自己也非常愉快浑身上下更加充满了动力

 林福章现在已经清楚的意识到,苏锐能够来帮自己,真的是自己多年修来的福分,想想之前还给他开出了每个月两百万的价格,自以为是表示诚意,现在看来实在是有些侮辱人了,这样的人,根本就是无价的。
 
    “没关系,这不算什么事情。”苏锐的眼睛中有寒光迸出:“他们敢欺负傲雪,我自然不会让这些人好过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闻言,也同样挑了挑眉毛,她的脑海中似乎浮现出不久前苏锐看到自己被扼住脖子的发疯样子。
 
    那一个强有力且蛮不讲理的公主抱,让林傲雪现在回想起来还有种眩晕的感觉。
 
    “死人的事情,你不要担心,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 
    从这一点上来看,林福章还是很仗义的,至少不像很多人一样,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之后第一时间就来推卸责任,这一点让苏锐很满意。
 
    如果林福章说出什么“人是你杀的,你自己去跟警察解释”之类的话,苏锐肯定先赏他一巴掌,然后转脸就走,从此之后再也不踏进这必康集团一步。
 
    既然林福章这么说了,苏锐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,他知道,凭借前者的关系,搞定这件事情根本不是什么问题。
 
    “这次的事件和之前的窃听器事件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做的?”林福章像是想起来什么,问道。
 
    之前苏锐可是从林傲雪的办公室里找出了好几个窃听器,甚至还有一个伪装成了扣子安在了她的衣服上,这种事情就太让人感觉到恐惧了,身边好似处处有眼线,似乎做什么都要被别人盯住一样,实在是别扭的很。
 
    屋漏偏逢连夜雨,窃听器事件调查到现在还没有眉目,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,让人很难不把两件事情连接到一起。
 
    “有这个可能性。”苏锐沉吟着:“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,我们现在并不知道是不是还有第三个人没有露面。”
 
    苏锐的这一句话,仿佛给林家父女当头敲响了警钟!让他们顿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!
 
    之前的刺杀中,似乎只有两个人是行动者,可是,苏锐他们并不能够确定,暗中是不是还隐藏着第三个人,乃至第四个人!
 
    要知道,如果不是苏锐的出现,格瑞特肯定就轻轻松松的完成了任务,那个刺杀功夫极其高明的艾克马也就不用露面了!
 
    到那时,苏锐他们会不会以为,整个行动的实施者只有格瑞特一个人?
 
    由此揣度开来,似乎真的有可能存在其他还未暴露的人!
 
    而这无疑是相当于给必康集团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!
 
    林福章深吸了几口气,问道:“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
 
    官场沉浮那么多年,还是头一次遇到那么危险的情况,似乎林福章此时也没什么底气,很显然,站在他旁边的苏锐比他更有资格来表态。
 
    隐隐的,林福章已经开始以苏锐的意见为主了,至少在这件事情上是这样的。
 
    “等我审完再说吧。”
 
    苏锐并不对自己的审讯报以百分之百的信心,毕竟这些人都是死士,并不一定能够从他们的嘴里获得想要的消息,说不定审到一半那货就服毒自杀了,因此,必须做最坏的打算才可以。
 
    “好,苏老弟,你去审案子,我去负责后续的处理和跟进。”
 
    林福章知道在这方面苏锐是专家,自己再怎么插手也都没有用,于是拍了拍苏锐的胳膊,然后深深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,说道:“傲雪,好好跟着苏锐。”
 
    林傲雪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苏老弟,再次拜托你了,我就把女儿交给你了。”不知道林福章有没有意识到,自己刚才说的这句话,实在是棱两可大含歧义。
 
    “呃……”苏锐瞥了林傲雪一眼,见到后者正看着自己,两道目光相对之后,她便把眼睛转移开来。
 
    苏锐一笑:“林老哥,你放心便是。”
 
    得到了苏锐的肯定回答,林福章这才放心的离开。
 
    他前脚刚走,苏锐便想要出去,而林傲雪则是跟在身后。
 
    “我不是说了吗?我去审人,那种场面不适合你去。”苏锐一转身,差点撞到了跟在后面的林傲雪:“你就乖乖在这里等着。”
 
    “董事长让我跟着你的。”林傲雪可算找到了理由,她是真想亲自审问一下那个想要盗去三矬氨仑配方的人。
 
    “一会儿场面比较血腥,我怕对你造成什么心理创伤。”苏锐无奈的说道。
 
    虽说这么一个祸国殃民级别的大美女跟在身边确实挺爽的,可是不也得分时候吗?这种情况下显然是不太合适的!
 
    “董事长已经发话了。”林傲雪执拗地说道,自从苏锐说出还有可能存在潜伏着的第三个人的话,就让她感觉到处处不安全了,只有跟在这个男人的身边才可以找到那份难得的安全感。
 
    “你平时不是从来不把董事长的话放在眼里的吗?”苏锐看着林傲雪,似笑非笑。
 
    林傲雪的面色上腾起一缕红晕,不再言语,绕过苏锐,走向门口。
 
    “等等。”
 
    苏锐忽然叫住了林傲雪:“我准许你去,但是得等一下。”
 
    “怎么了?”
 
    林傲雪诧异的停住了脚步,只见到这个家伙跑到一旁的衣架上,从上面取下来一条白色的丝巾,站在林傲雪的身前,不由分说的围在了她的脖颈上。
 
    林傲雪愣在原地,似乎都忘记了反抗,就像是一只小绵羊一般,任由苏锐随意施为。
 
    如果是熟悉林傲雪的人,见到她这个样子,恐怕会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。
 
    在打架斗殴方面,苏锐是宗师级的人物,可是在穿着打扮方面,苏锐显然就是菜鸟了,他给林傲雪系的丝巾就像是在系鞋带一样,好端端的丝巾被他围的要多丑有多丑,林傲雪已经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造型,表情有些怪异。
 
    而苏锐却满足的拍了拍手,说道:“好了,这样别人就看不出你受过伤了,大功告成!”
 
    林傲雪犹豫了一下,终究还是没有把那看起来乱七八糟的丝巾给取下来。
 
    只不过她看着苏锐志得意满的样子,嘴角泛起一丝动人的笑容。
 
    :感谢95127、书友2606166、武汉北极熊兄弟的捧场支持!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141章 最大的疑点
 
    安保部的张伟平也算是可以,在偌大的集团主楼中,居然收拾出一间不小的杂物间,两个血淋淋的身体就扔在里面,确切的说,一个身体已经变成了尸体,另外一个还处于昏迷之中。
 
    张伟平看着满身是血的苏锐和林傲雪并肩走来,连忙上前说道:“总裁,姑爷,他们就在里面。”
 
    听到“姑爷”两个字,林傲雪的眉毛挑了挑,而苏锐则是拍了拍张伟平的肩膀:“干得不错。”
 
    “请姑爷对下一步行动进行指示!”张伟平知道自己已经让领导很欢心,自己也非常愉快,浑身上下更加充满了动力。
 
    “在门口守着,没有我的允许,任何人不准进来。”
 
    “是,请姑爷放心!”
 
    张伟平抬头挺胸,一个立正敬礼,然后他转脸对着陈大武说道:“听到姑爷的命令没有?从巡逻队调二十个人过来,就守在这里,谁也不准进!”
 
    陈大武闻言,也精神抖擞的跑出去了。
悚之下,林傲雪并没有太过惊慌,可是现在一旦镇静下来,想到即将要面对一具血淋淋的尸体,她的心里还是会很不舒服。
 
    “把它戴上吧。”苏锐递给林傲雪一个一次性口罩。
 
    看着后者迟疑的目光,苏锐笑道:“这是从你办公室里找到的。”
 
    把苏锐的笑容映入眼中,林傲雪莫名觉得心里舒服了很多:“你怎么会在我的办公室里找到这个?什么时候找的?”
 
    “就在茶几下面,刚刚拿的,你没看到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着,看到林傲雪还没接过口罩,干脆自己拆开,举着口罩就往林傲雪的脸上罩去。
 
    林傲雪本来本能的想要躲开,不过一想到刚才苏锐给自己系围巾的样子,顿时身体僵硬了,任由后者把口罩戴在自己的脸上。
 
    张伟平带着一众手下眼观鼻鼻观心,愣是忍住没往这边瞅上一眼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